当前位置首页>>小学作文>>一年级>>那是青春唱给我们的歌儿
那是青春唱给我们的歌儿
0 摩登兄弟刘宇宁 2019-01-26

我轻轻地抱住自己慢慢地泡在水里,眼泪流出来,化为泳池中的一滴水。每当我想哭的时候,总会这样做。我记得这个方法,也记得一个人,他叫萧南方。

记得我们曾经走在破烂的废弃火车道旁边,数着轨道里的小石子。

记得我们曾经一起浸在游泳池里,让所有的眼泪和不开心都化为泡沫。

记得我们……记得我们曾说过要在同一所学校念书。

而现在,萧南方,我走了,对不住。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初一那年,你代表全体同学讲话的时候。漂亮的金黄色的阳光在你身后投射下来,有些刺眼,生出让人不能直视的错觉,毛茸茸的轮廓里纤瘦,笔直地站在那里,唇瓣一张一合,神态自若,这就是从小学就在一起陪我一路走来甚至相处的时间比亲生哥哥还要长的朋友,会在下雨天发消息过来,提醒我带伞,会在我与别人冲突时站在我面前为我挡风遮雨;会陪我逛遍大街小巷,会陪我到处疯,到处耍,但不允许我学坏的人。我就那样看着你,直到我的眼泪掉下来,直到你伸手为我拭去那些泪水。一种类似怅然若失的感受,慢慢渗透我们身体。

就好像一觉睡醒,人去楼空的茫然,也像是半夜醒来,听见外面下雨滴在雨棚上的声音,全都是没由来的感觉。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我觉得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就把我们分开了,不能抵挡的,就那么硬生生的把我分开。

你曾经问我:“刘杏儿,你会不会永远都陪我,当我最好的女生兄弟。”我记得我答应了。答应陪你走许多许多的城市,答应陪你看白色金属转动,答应陪你打球。但最后,最后,我还是背叛了这些承诺。

我记得那天下午,空气很闷,天很暗,似乎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建筑物投下大块浓烈厚重的阴影,覆盖了青春单薄的卷宗,你的手轻轻扯住我的衣角,那样用力,哽咽道:“不是说了要去看白色金属转动吗?不是说好一起打球队吗?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云雀雪杉吗?”我呆滞了,我背叛了承诺,但是我别无选择。

南方,你以后会遇到很我人,他们可以陪你走过高中,甚至至大学或是留在同一个城市,可是最后你能依赖的只有你自己。聚散别离,本来就是常事。

路过的车灯光从我脸上扫过,我维持着转身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一个停了发条的的悲伤木偶。我必须要走,可没人知道我有多舍不得。

我坐进车里,整个世界忽然就黑了下去,音响传来扬丞琳的歌声“不能握的手,从此匿名的朋友……”萧南方,谁也不能陪你走下去——成长,必然是无法相陪的路,青春唱给我们的歌好短,好悲伤,但请你铭记于心。时光这样短,我们就到这。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关注微信
“关注与作文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