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作文>>一年级>>再买一根阿尔卑斯双享棒
再买一根阿尔卑斯双享棒
0 実谷なな 2013-04-01



写下这个故事,悼念自己的过往。

——题记

我爱吃阿尔卑斯双享棒,尤其是巧克力香草味的。放进嘴里,一股浓浓的巧克力味就弥漫在了唇齿间。自己喜欢坐在学校的草坪上,和她一起,享受着三月的春风,在别人骂的“幼稚”声中,一点一点的吃着双享棒。

生日的前一天,我恰好跑到商店买东西,忽然听见一个小女孩说:“阿姨,买一根巧克力香草味的阿尔卑斯双享棒。”我心头微微一震,接着便掉进了回忆的漩涡。

那是六年级初的事了。当时的自己被冠以“冷血动物”的称号。因为自己每天都是独来独往并且别人看感人的电视剧哭的一塌糊涂时我只会冷冷的说:“感人吗?我不觉得。”自己从幼儿园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可以相处时间长一点的朋友。

班主任也曾经办了一个“接近岳香江,接受岳香江”的班会,但我认为我又不是什么智障儿童,需要老师动员才会很勉强的有一个朋友。我应该不需要朋友。所以,朋友这个词在我的话中的出现频率微乎其微,甚至母亲都怀疑她是否给我教过朋友这个词。

星期一下午的体育课是自由活动,我照例走向了那偏僻的小草坪。那里是我体育课的“归宿”。我默默的抱着双膝,呆呆的看着天空,脸上就莫名的划过两道晶莹的珠子。

我不知她是什么时候来到我的“领地”的。她缓缓向我走来,她个子高挑,坐在草坪上的我看到了那越来越近的白裙子。她悄悄地走向我,坐在了我的身边。她试探地靠近了我,我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我拼命的让脑子动起来,让嘴巴张开下逐客令,可是,这一切都不管用!她离我越来越近了,我只好装做没有看见。她轻轻的环抱住了我。我到现在也描述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就像是一个很大的毛绒抱枕贴近了你,不——不对,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当然,不仅仅有温暖。

反正,就在那一瞬间,我忘记了什么是挣扎,什么是逃脱。她的一双眸子静静地看着我,我读不懂她的眼睛,只是觉得她的眼睛是一束阳光,照的我的心里暖暖的。我仔细地打量着她,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上罩一件呢绒衫。她白净的脸上有着柳叶般的眉毛。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染一丝纤尘。我就如一只羔羊,听到了牧羊人吹的牧羊曲,乖乖的倚在她的肩上。她没有躲避。世界似乎和我们融成一片。

风飒飒地吹着,我望着流云,开始让脑子进入运行状态。她拉住了我冰冷的手,我的手从未被同学拉过,哪怕是在老师的要求下。她的手指白皙而修长,因为经常弹钢琴的缘故,她的手指带有一定美丽的弧度。“闭上眼睛。”“嗯?”她像变魔术一般,变出了一根阿尔卑斯双享棒,是巧克力香草味的。我不明白她要干什么。“给你吃啊!”她微微一笑。

我呆呆的接过棒棒糖,撕开包装袋,放进嘴里。太好吃了!先是一股浓浓的巧克力味,接着才有一丝丝沁人心脾的香草味。再做一个深呼吸,似乎清新的空气都和糖的味道交融在了一起。“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那声音恍若前世一个尘封的约定,今生姗姗而来。那声音轻轻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却刺激了我的耳膜,震撼了我的心。

朋友,她,阿尔卑斯棒棒糖……一时间,我的脑袋有些短路。朋友,这个梦中出现无数次,现实中却无法使用的词;她,我们班大名鼎鼎的班长,不仅仅有着漂亮的脸蛋,更有着优异的成绩,尽管我的成绩同样优秀。阿尔卑斯棒棒糖,这颗甜甜的糖仿佛是抹了蜜一般,带来了不一样的故事。我试图换上冷漠的嘴脸,毅然决然的说:“不可能。”但是,我不能这样。我为了保护自己,给自己穿上了一套密不透风的盔甲。但是在她面前,我就如一个赤裸裸的婴儿,没有丝毫的伪装和修饰。同第一场春雨一起,我迎来了一个朋友。

朋友、她、阿尔卑斯棒棒糖这三者,在阳光下,连成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就像一颗颗五光十色的珠子,被穿到了一起,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动人无比。

尽管成为了朋友,但我依然不懂得怎么和朋友相处。我依旧去学校的草坪——我的领地。她来了,我没有第一次她来的那么惶恐不安了,而是笑着和春风去迎接她。她依然穿着白裙子和呢绒衫。我俩在草地上坐下,我想说些什么,但不知该从何说起,挺辜负级部第3这个名次的。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窘相。而是对我说:“岳,你知道吗?黑色是苦涩的代名词。像一杯咖啡,我们还品不出它的甘甜。但是白色是天使羽毛的颜色。很纯洁、很神圣。当一颗流星坠落的时候,白色天使会找到自己的幸福。那么,白色的一切都会虔诚地为你送上最真挚的祝福。那么,你也开始试着穿白裙子吧!”让我放弃天天穿的牛仔裤,去穿一条白色的裙子,真是的!我并不会婉言谢绝,也许我这个机器的脑子里就没有婉言谢绝这个程序。我很生硬地拒绝了她。她并不介意,只是将一条白裙子放到了我的怀里。

她走了之后,我才打开手提袋。那是一条很漂亮的裙子呢!后背上还有一只淡蓝色的蝴蝶,裙边还镶嵌了蕾丝。我看了看精致小巧的裙子,看了看我宽大的牛仔裤,不知该如何是好。回到家,我按照设定的程序,写作业,洗漱,准备睡觉。躺在床上,我开始思考今天做的所有事情。当影像转到她时,我想到了那条裙子。我开始想究竟要不要听她的。我不敢想象她失望的眼神,更不忍心让我这个冷血的机器伤害了她。我悄悄走下床,试穿这条裙子。在微弱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身着一袭白裙的女孩。裙子不但合身,还很漂亮。我决定,第二天穿她给我的裙子。

第二天早晨,我随着小鸟的啼鸣起了床,我第一次意识到春天是多么的美好!母亲看到穿着白裙子的我感到很惊讶,同学们也是。但她并不感到惊异。我看到她冲我嫣然一笑,阳光在她的脸上泻下点点碎金,娇羞而妩媚。

随着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我开始确定这就是友谊。“朋友”这个词在我的血液中已经开始流动了。自己也觉得难以想象,我竟然收获了那样美丽的一份友谊!美得就如童话一般!在那片希望的草坪上,多了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她陪着她笑,陪着她哭,陪着她看飘落的花瓣,陪着她享受冬天的阳光——唯一不变的是每天见面的两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自己才觉得朋友之间的相处其实很简单。朋友就是在擦汗的手帕,就是遮阳的伞。朋友的属性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朋友,所以没有发现罢了。

自己第一次开始去留心观察身边的事物,从盛开的桃花到纷飞的柳絮;从花开始有花苞到她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美丽;从第一场春雨降临到她滋润世间万物……我发现,我迎来了属于我的春天,属于我的世界!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夏天会带走春天。会带走开得正盛的丁香,带走春天的所有过往,包括我的春天。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是王珂,完美的无与伦比。可以在半分钟内拼出六面魔方的男孩;可以在排名考中被誉为“东方不败”的男孩;可以在辩论会上以咄咄逼人的气势拿下“最佳辩手”的男孩。当然,那个男孩也喜欢她。我劝她不要这样,老师三番五次的对我们进行教育,主题自然是不能早恋。而她说:“没事。”她的作业本上由傲人红勾渐渐变出许多醒目而刺眼的红色巴叉。她在意了,只是不想去管。我不知这是否是堕落了。

她开始在绿草坪上给我读泰戈尔的诗:“世界对着爱人,扯下它那庞大的面具。它变小了,小的宛如一首歌,宛如一个永恒的吻。”我很心疼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为了他,她要放弃和我在一起的体育课,那短暂的40分钟。她说完后,飘然走了。我明白,这宣告了我们友谊的破裂。我想放声的哭!但我哭不出来。心在那一瞬间降到了冰点。那是一种无法言述的痛。就像是心失去了供血,慢慢的停止了跳动,五脏六腑也被分解。

风在吹,柳絮在飞,我的心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敲碎。耳旁的风声似乎在嘲笑我,漫天的柳絮似乎试图帮我抹去这一切,我的心情,随着渐渐阴沉的天跌入了低谷。像是一个绚丽的泡泡,在阳光下那么夺目,可是它终究会消逝,又像是一支摔落的水晶罐子,满地是刺眼的残渣。我不知该如何清扫,或许我早该看破它的本质。可是自己太笨,还傻傻的以为自己得到了友谊,明白了友谊的真谛,实际上自己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于是,装成无所谓的样子,再次披上盔甲,修筑一道坚不可摧的堤坝。我的防御工事完成得很快。偶尔回想起来,只觉得自己是一个十足的傻瓜。但也有几分埋怨,为什么春天的大门刚为我敞开时,却又被猛烈的风关上了呢?罢了,不去想了——没意义。

也忘记自己多少天没有吃双享棒了呢!最初几天,真的很不习惯。不习惯没有一股糖的香味弥漫在唇齿间,不习惯她不来陪我。很自私的想法,也许自己就是喜欢霸占,就连名次也唯独喜欢第三名,没有第一名的那般骄傲,没有第二名屈居的委屈,所以霸占着第三名。我已经换回我的牛仔裤了,白色的天使早已飞走了。我也找回了原来的自己,依然喜欢在松松垮垮的牛仔服中隐蔽自己。我依旧守护着自己的那方净土——草坪。

那个和她成为朋友的地方,不过现在和她已经背道而驰了。自己也别无所求,只想偷偷的分享和她在一起所有甜蜜的瞬间。和她一起捉蝴蝶,一起看日出,一起买阿尔卑斯棒棒糖。都成为过去了,在脑海里放映时应该设置颜色为黑白。也不知是什么在心里积压久了,内心的情绪毫无保留的宣泄了出来!

今天放学很早,我依旧逗留在校园里看书。回到班里时,看到了哭得梨花带雨的她。自己的心还是猛烈地跳了一下,不知是惊异还是怜惜。站在她旁边的几个女生是她的“情敌”(姑且称作情敌吧,因为那几个女生对她充满了敌意,并且都喜欢那个男生)。她们围在一起,大骂那个男生。“哎呀!他也太不是人了!怎么可以这样呢?”“就是!男生没一个好东西!”她们一唱一和,像极了《仙履奇缘》中的安泰西亚和崔西利亚。她们互相递着眼色,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而她就一直那么哭着,对那些女孩的话通通未理睬。

我想到了我们相识的场景。在我哭泣时,她抱住了我,我是不是应该……不,才没必要呢!既然她能为了自己喜欢的男孩而放弃和我的友谊,那我为什么不能放弃心底最后一丝怜悯呢?何况,我还是“冷血动物”啊!我面无表情的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她冲了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明天……下午,在……草坪等……我。”她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她伏在我的肩上哭着,我毫无知觉,不知该抱住她还是该推开她。我呆呆的站着,任由她的泪水浸湿我的衣衫。那几个女孩又在对我们两个指指点点,更多的掩饰不住的惊讶。我讨厌她们,自己纯粹就不想看见她们那令人生厌的面孔,不想听见她们那娇嗔的声音,不想看见她们向男生请教数学题,打的是请教习题的旗号,真正目的却是提高异性支持率。我抱紧了她,我知道我只是在向那几个女孩示威。我在她的耳边低语:明天我等你。

我看到了她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眼神。但我知道,明天我会原形毕露,质问她我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男孩——我会如野兽般疯狂!她不会想到,我会像野兽那么狰狞。复仇的怒火点燃了要让她遍体鳞伤的欲望。她就如一只小小的飞蛾,想向我寻求帮助,却没有想到我会让她粉身碎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她的白裙子,可怜的天使,都已经断翅了呢!那蓝色的蝴蝶也是耷拉着的,同样透着深深的无奈。我被这种思绪缠住了,它使我透不过气来。

第二天的体育课很快就到了。从前一天的下午到体育课只不过相隔25小时,我却觉得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草坪上坐着一个身着一袭黑裙的女孩。“你来了?”她的声音波澜不惊,依然是那么柔和。“你不是说黑色代表苦涩吗?可你……”她似乎预料到了我要说的话,答道:“我没有理由穿白裙子。”之后,是沉默。我终于想起自己要说的话了,但是觉得难以启齿。面对一个玻璃般看似坚强却很柔弱的女孩,我找不出对她发怒的理由。

“你为什么喜欢他?”我想说的话,经过牙齿数次的碰撞,终于流了出来(我实在不能称之为说,因为我并没有想把它“说”出来)。她并没有答话,但我感觉到她在积蓄力量,像堤坝里的水,水位线一点点的上升,等待的是洪水。

“你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多么美好!”我顿时错愕了。

爱,这朦胧青涩的字眼,我不懂它的含义。我只知道老师的淳淳教诲:不能早恋!早恋这个词对我而言太过陌生。它属于一种味道甘美的禁果,而她却认为早恋能弥补一切空虚,甚至能带动学习。我听了她的话,感到一片迷茫,甚至开始分不清哪里是地狱,哪里是天堂。她告诉我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道若有若无的墙,所以是很自然的结局:曲终人散。可是,社会再怎么变化,有些事情永远也不会变。她答应我让自己的成绩回到原位,并且埋葬和那个男生的过往。我很高兴。这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了,不是吗?我把手插进口袋,准备回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立刻转身,我们齐声跟对方说:“嘿!别忘了阿尔卑斯棒棒糖!”

我没有忘记,我会等着,等着一切恢复正常,在草坪上,像成为朋友那次一样,笑着对她说:“喏!巧克力香草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作者:岳香江

点评:

读完岳香江的这篇文章,想起被很多文学网站归为“青春疼痛类”的一种小说,柔软的友情,懵懂的爱情,在少年的文字中流淌成一道道明媚的忧伤。

文中孤僻又倔强的“我”收获了一份美丽的友谊,“美得就如童话一般”,然而并没有因为“我”的珍惜让这段友谊持续下去,融化“我”冰冷之心的女孩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冷落了“我”,“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孤独和冷漠之中……曲折的故事,伤感的描述,温暖的友谊,疼痛的爱情,美丽的结局,这是一篇典型的青春类文字。其实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青春里的她们内心世界比谁都丰富细腻敏感,成长本身就是一种蜕变,在哭和笑中变得坚强和成熟,于是,就有了这一篇篇下着阳光和雨的文字,忧伤着,也欢笑着。

岳香江在写作上一直都很不吝笔墨,细节上的描写让文字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光滑细腻,流淌自然,即使是小说,细节上的处理同样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白裙子”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天使般纯洁的女孩,“阿尔卑斯双享棒”甜甜的滋味是两个人朋友的开始也是美好的结束。文中穿插的心理描写和感官描写能够很好地渲染氛围和把控节奏,可见作者对文字的运用是娴熟的。

成长,青春,这样的字眼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诠释和演绎,岳香江用她的笔写下这样一个故事,它里面或多或少都有少年们成长蜕变的痕迹,不知道你是否能读到自己的影子?只是希望,每一个曾经有过孤独和不被理解的少年,都能赶走内心的阴霾,感受友情和青春的明媚快乐。

点评老师:韩国瑶

文章点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在线留言
关注微信
“关注与作文微信”